艺术创作的三种思维方式,汪忠纯艺谈(13)绘画创作思维的几个坚持

浏览:3649   发布时间: 2022年08月03日

汪忠纯艺谈(13)绘画创作思维的几个坚持

1:坚持去除二元对立思维模式。

在艺术创作中是否有创造性的表达,主要是由艺术家思想观念所决定的。艺术创作的过程也就是艺术家精神、情感和思想活动的过程。

二元思维,通常的情况人们有如下认识:非此即彼、支持与反对、传统与创新、保守与开放……,当社会复杂的概念,想法和问题被过度简化为某一方面和另一方面的时候就会出现上述情况。

如果艺术家没有自己的创作思维定势,难免会有跟风从众的选择,或陷入困惑、纠结、彷徨之中。

譬如,传统文化的学习与个人的创作行为是两个不同的文化概念,并不是为了继承传统,就忽视个人创作探索。也不是抛弃传统,就意味着创新。二元对立思维模式在这里是不可取的。不能以个人的主张,简单地武断地去判定什么是传统,什么是背叛传统;什么具有文化价值,什么不具有文化价值。

跟风和从众心理的现象,在现在很多作品中都有表现。这些作品都似曾相识,无论是表现手法和表现形式都尤如出自同门的印记。或者,当社会上出现某一“亮眼”的 艺术作品,则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如雨后春笋般地被复制跟帖出来。

绘画创作的初始,不要有过多的杂念 ,要去除二元对立思维模式,你只管从自己的情感和思维,自己可以自由调度的表现手法去投入绘画创作就可以了。

2:坚持放弃形而上的空想。

徐悲鸿先生是我们近现代的伟大的艺术家,也是新中国艺术教育的奠基人,他对新中国的文化教育事业作出了杰出的贡献。

四十年代他就指出:中国艺术没落的原因,是偏重文人画。王维的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那样高超的作品,一定是人人心醉的,毫无疑问。不过,他的末流,画了树不知何树,画山不辩远近,画石不堪磨刀,画水不成饮料,特别是画人不但不能表情,而且有衣无骨,架了大,身子小。不过画成,必有诗为证,直录于画幅重要位置,而诗又多是坏诗,或仅古人诗句,完全未体会诗中情景。

这是切中时下要害的。至今,一些人仍孜孜不倦地沿袭这种被徐悲鸿批评的文人画思想的做派,自我迷惑自我膨胀,使艺术停留在空洞无物的状态。

徐悲鸿先生不是反对文人画,他认为要向王维那样画中有诗,诗中有画的高超作品。

有人论述:中国画的特点标志就是“诗、书、画,印四位一体”;中国画的逸品是在于“似与不似之间”。这种把中国某一历史阶段的艺术现象来概全定义中国画,抽取艺术评判的真谛而举精神意境下的似与不似。这是形而上的反映。这种思想,片面强调所谓精神,轻视专业性表达;推崇心领神会的臆想,来弥补画面语音的苍白,只能是“饭不够水来凑”。

生活是艺术创作的源泉。技术性表达平庸,就很难达到好的艺术效果。因此,艺术家要有基本的艺术表现性,才能根据自己的想象力来探索和创作出适合精神层面内容的作品,这精神层面内容的东西是要以事物存在与事实反映作基础的。不是形而上到形而上那样虚无缥缈的!(待续)

老宅45*60cm壬寅年汪忠纯作

艺术与科学融合的崭新意境——浅谈尹毅的艺术科研创作

作者:于园媛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艺术创新始终与科技进步互为支撑、完美融合、交相辉映,伴随着时代大潮,展现出巨大的潜力和广阔的空间。在艺术融合科学、当代水墨语言创新的艺术实践中,尹毅做出了独具特色的探索,呈现出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北国一景》(中国画)尹毅

尹毅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聚焦水墨画探索,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对于绘画方式、技法、材料与工具的研究。一如画家于希宁所评论的,尹毅的水墨画技法是崭新的、多变的,表现出的艺术效果是丰富多彩的,他的这些作品构图严谨、章法别致、清新淡雅、空寂超尘、朦胧含蓄、如梦如诗。

步入新世纪以来,尹毅经常大隐于“实验室”中,埋头于水墨画新材料研究及其作品当代性与多元化探索,不仅接续了20世纪80年代刘国松、周韶华等人的现代水墨画新技法发展脉络,而且从“艺术+科技”的新角度、新高度拓展当代水墨艺术。特别是由他担任课题负责人所主持实施的“中国画新材质新技法研究”“中国传统绘画材料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等科研项目,为丰富水墨艺术语言,增强其表现力、提升水墨画种的整体品质作出了贡献。

《雪域奇山》(中国画)尹毅

从“创作室”走入“实验室”,尹毅步入了画种优化研究这一美术科研的冷门地带,他从绘画方式与材料切入思考,调动光学、化学、材料学等专业的技术手段,进行了大量的水墨材料特性论证及其艺术效果分析比对。在优化绘画颜料及其载体的同时,结合个人的创作实践,以“笔墨奇变”“艺境墨韵”“质感之美”“空间之美”“光感之美”等为特定目标及作品分类,取得了科研与创作的双丰收。尤其是尹毅的艺术语言创新实践之一:《富春山居再创》系列作品,包括创作完成的水墨卷(长度17.4米)、青花卷(长度13.5米)全卷,以及春雨卷、书写卷等局部画卷,还有即将完成的夏夜卷、秋色卷、冬雪卷、云雾卷、抽象卷等,是一个大工程,每卷的创作过程往往都需要两三年时间。各卷均在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基本图式上进行“再创”,都是从不同季节、不同时辰的角度变换了画面中的自然环境与人文意境,而且采用了不同绘画材料、技法与艺术语言风格,描绘了丰富多彩而又多变的客观世界,给当代人提供了一种“笔墨当随时代”的视角。

《雨后千山》(中国画)尹毅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艺术+科学——尹毅绘画科研作品展”上,通过水墨奇变、艺境墨韵、经典重塑、融美创新、科研成果五个展区不同风格式样的100余件绘画作品和科研成果展示,观众可以看到艺术家研究当代水墨语言风格与时代特色,深入挖掘艺术融合科学的资源,将多种新材料、新画法相互渗透,在拓展当代水墨的创作形式、丰富水墨艺术的审美内涵、创造水墨世界的新意境等方面取得的成绩,同时还可以看到他致力于艺术生态研究和艺术品鉴证科研,为“让科学的阳光普照艺术的天地”所付出的努力。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马锋辉表示,艺术与科学的结合呈现着巨大的潜力和广阔的前景,尹毅既是美术家,也是艺术科研专家,他长期出入于画室、实验室两种环境,在艺术与科学的双向驱动下进行创作与科研,精心创作和学习,不断提升绘画功力与艺术修养,并以科学思维的头脑结合创作实践,另辟蹊径再创水墨艺境。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刘万鸣说,透过尹毅的作品可以看到,他没有偏离中国画的本体语言,但是他采用一种有别于古人的新材料,甚至有些材料是他亲手制造出来的,这点难能可贵。在当下中国画家中,尹毅具有一种探索性,这种探索性更深层、更巧妙地为内容服务,在新技法、新材料、新理念的作用下,营造出全新的艺术境界。

《光明日报》( 2022年06月26日11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艺术与科学融合的崭新意境——浅谈尹毅的艺术科研创作

作者:于园媛

纵观人类文明发展史,艺术创新始终与科技进步互为支撑、完美融合、交相辉映,伴随着时代大潮,展现出巨大的潜力和广阔的空间。在艺术融合科学、当代水墨语言创新的艺术实践中,尹毅做出了独具特色的探索,呈现出个性化的艺术语言。

《北国一景》(中国画)尹毅

尹毅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聚焦水墨画探索,数十年如一日,坚持对于绘画方式、技法、材料与工具的研究。一如画家于希宁所评论的,尹毅的水墨画技法是崭新的、多变的,表现出的艺术效果是丰富多彩的,他的这些作品构图严谨、章法别致、清新淡雅、空寂超尘、朦胧含蓄、如梦如诗。

步入新世纪以来,尹毅经常大隐于“实验室”中,埋头于水墨画新材料研究及其作品当代性与多元化探索,不仅接续了20世纪80年代刘国松、周韶华等人的现代水墨画新技法发展脉络,而且从“艺术+科技”的新角度、新高度拓展当代水墨艺术。特别是由他担任课题负责人所主持实施的“中国画新材质新技法研究”“中国传统绘画材料关键技术研究与应用”等科研项目,为丰富水墨艺术语言,增强其表现力、提升水墨画种的整体品质作出了贡献。

《雪域奇山》(中国画)尹毅

从“创作室”走入“实验室”,尹毅步入了画种优化研究这一美术科研的冷门地带,他从绘画方式与材料切入思考,调动光学、化学、材料学等专业的技术手段,进行了大量的水墨材料特性论证及其艺术效果分析比对。在优化绘画颜料及其载体的同时,结合个人的创作实践,以“笔墨奇变”“艺境墨韵”“质感之美”“空间之美”“光感之美”等为特定目标及作品分类,取得了科研与创作的双丰收。尤其是尹毅的艺术语言创新实践之一:《富春山居再创》系列作品,包括创作完成的水墨卷(长度17.4米)、青花卷(长度13.5米)全卷,以及春雨卷、书写卷等局部画卷,还有即将完成的夏夜卷、秋色卷、冬雪卷、云雾卷、抽象卷等,是一个大工程,每卷的创作过程往往都需要两三年时间。各卷均在黄公望《富春山居图》的基本图式上进行“再创”,都是从不同季节、不同时辰的角度变换了画面中的自然环境与人文意境,而且采用了不同绘画材料、技法与艺术语言风格,描绘了丰富多彩而又多变的客观世界,给当代人提供了一种“笔墨当随时代”的视角。

《雨后千山》(中国画)尹毅

在中国国家博物馆举办的“艺术+科学——尹毅绘画科研作品展”上,通过水墨奇变、艺境墨韵、经典重塑、融美创新、科研成果五个展区不同风格式样的100余件绘画作品和科研成果展示,观众可以看到艺术家研究当代水墨语言风格与时代特色,深入挖掘艺术融合科学的资源,将多种新材料、新画法相互渗透,在拓展当代水墨的创作形式、丰富水墨艺术的审美内涵、创造水墨世界的新意境等方面取得的成绩,同时还可以看到他致力于艺术生态研究和艺术品鉴证科研,为“让科学的阳光普照艺术的天地”所付出的努力。

中国美术家协会分党组书记、驻会副主席、秘书长马锋辉表示,艺术与科学的结合呈现着巨大的潜力和广阔的前景,尹毅既是美术家,也是艺术科研专家,他长期出入于画室、实验室两种环境,在艺术与科学的双向驱动下进行创作与科研,精心创作和学习,不断提升绘画功力与艺术修养,并以科学思维的头脑结合创作实践,另辟蹊径再创水墨艺境。中国国家博物馆副馆长刘万鸣说,透过尹毅的作品可以看到,他没有偏离中国画的本体语言,但是他采用一种有别于古人的新材料,甚至有些材料是他亲手制造出来的,这点难能可贵。在当下中国画家中,尹毅具有一种探索性,这种探索性更深层、更巧妙地为内容服务,在新技法、新材料、新理念的作用下,营造出全新的艺术境界。

《光明日报》( 2022年06月26日11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